• 加载中...
新闻资讯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时间:2019年11月05日 信息来源:华亭门户网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  75岁的程立仁做了一辈子的木版年画,只因喜欢和生计。 

  过了木版年画销售最鼎盛的时期,跌落到现在春节只有千元收入的惨淡境况,程立仁依然坚守着传统的老手艺。“就当是耍吧,丢了它可不行,那是心里的一个念想啊!” 

  飘着细雨的傍晚,记者来到华亭县马峡镇深沟村,探访这位隐匿在深山里的民间老手艺人。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墨香,瘦小而精神的程立仁热情地招呼我们。一个人独居的房子显得有些落寞和零乱。炉子上滋滋作响的罐罐茶,放着秦腔的收音机,全是被现代化进程仍掉的老物件,时间却在这里被重新定义:静、淡、慢。 

  程立仁打开装满年画和木版的箱子,也打开了一段尘封的记忆…… 

  程立仁的老家在凤翔,祖辈都以制作年画为生。“民国十八年,凤翔遭了年谨,爷爷带着一大家人逃难到了华亭。”程立仁说,到华亭以后,爷爷、父亲还以制作年画为生。他家还曾珍藏着爷爷制作的一块刻有“世兴局”字样的年画木版,可惜在文革中遗失。 

  他对爷爷、父亲怎样制作年画没有太深的印象。父亲去逝时他年龄尚小,但“年画”的种子早已深埋在他心里。 

  手工艺人少不得悟性,当岁月轮回流到相似的节点,换由程立仁子承父业,基因起了作用。对于初学者来说颇感困难的木版年画制作工序,程立仁却上手极快,拿捏自如,一如爷爷与父亲当年。 

  文革时期,老百姓贴工农兵年画,程立仁翻刻了样板戏风格的门神,。文革后,他摸索着刻版,继续制作民俗风格的年画。他找到原先印制的年画和凤翔门画,根据这些图案式样翻刻了一些门神,这一套门神有十个种类,“我做的门神比凤翔的都全。”程立仁说。 

  程立仁木版年画的内容与中国传统年画一样,主要是按照张贴位置分类,大致分成门画、窗画、居室画、神供画等几类。年画中,骑马秦琼、敬德,刘海撒金钱和刘海戏金蟾,加官进禄、加官进爵,封侯挂印……丰富多样的图案中留有凤翔木版年画的影子,色彩艳丽喜庆,人物刻画细致充满神韵,体现着西北人张扬、热情、质朴的个性。 

  程立仁告诉记者,一张年画中会用到黑、大红、桃红、紫、绿、黄共6种颜色,而年画的制作程序也极为复杂,从起稿、备版、贴版、站版、浸油、刻版、修版、洗版,再到号色、印刷,多达十多道。说话间,程立仁拿出他刻的宝贝模版。只见这些模板都是采用坚硬、纹理细腻的梨木、枣木板雕刻而成,图案纹理细腻讲究。 

  “拓印前,压上镇纸工具,对好标记线,每块版面敷色需要反复好多次,直到所要制作的木版年画轮廓完整清晰地拓印在纸张上。在纸上印好轮廓后,再套色。套色也很讲究,要上至少5遍水彩,才能有层次感,展现出活灵活现的人物。”程立仁细细讲述制作工艺。 

  “2002年以前,木版年画很受大家欢迎,你无法想象拿到集市上被抢购的情景。最好的一年,卖了6000对。”依靠这些收入,程立仁撑起了一个家。 

  当时,木版年画有着今天不可想象的覆盖率与普及度,它五彩缤纷地装扮着大西北的市井村镇。上世纪90年代后,胶印年画开始普及,木版年画的实用功能已经逐渐失去。程立仁木版年画也在这个时候逐渐失去了市场。 

  程立仁的老伴早已离世,前年,孙子也意外离世。能排遣程立仁心中苦痛和孤寂的,只有这木版年画了。然而,面对未来,程立仁却一片茫然,他不知将自己的手艺传给谁,“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喜欢老一套的年画了,认为‘太土气’,很少有人会把年画贴到家中当作装饰,也很少有人愿意学这个手艺了,木版年画后继无人。”程立仁叹息道。 

   时代变迁,那些传统的木版年画,脱离了它曾经的环境和人群,与此同时那些由传统年画承载的民俗、故事、年味也只能在老一辈的讲述里重现光泽…… 

    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老人静静地看着陪伴自己多年的“老伙伴”。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和自己亲手制作的木版年画雕版合影。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抚摸着自己的宝贝疙瘩。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制作的部分木版年画雕版。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 

程立仁制作的部分木版年画雕版。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制作的部分木版年画雕版。 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的部分木版年画作品。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 

程立仁的部分木版年画作品。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的部分木版年画作品。 

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

程立仁的部分木版年画作品。

 

上一篇:华亭市博物馆召开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对照党章党规找差距专题会议
下一篇:华亭市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会议召开
(作者:佚名 编辑:薛珉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华亭:最后的木版年画“守”艺人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新文章

门文章